彩票平台开户送彩金

本站推薦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奇葩怪談

熊孩子頻頻花巨資打賞 主播自稱“很無奈”

時間:2018-06-06 12:48:25  來源:廠商供稿   責任編輯: toforce5 ;大神牛評:

 隨著網絡直播行業的興起與發展,“熊孩子”花巨資打賞主播的事件頻發,打賞的金額從數萬元到數十萬元不等。這些事件的發生引起了人們的關注與擔憂。為何屢屢發生未成年人花家長的錢打賞主播的情形?為此,《法制日報》記者展開了調查。

“熊孩子”頻頻花巨資打賞主播

“熊孩子”花巨資打賞主播,這早已不是什么新鮮事,此類事件屢屢見諸報道。

今年年初,一名9歲的小女生因迷戀某網絡主播,刷了父親銀行卡里的6萬元給主播打賞。

無獨有偶,江西吳女士一次在打開支付寶時,發現支付寶余額從1.6萬元變成了15元。在驚訝之余,她發現原來是9歲的女兒在網絡直播平臺打賞主播時花掉了。吳女士說:“這個平臺每次開播前,有一名主播都會發信息給女兒,叫女兒‘小娃子,快來掛榜,漲人氣’。”

“給主播打賞禮物后,自己蠻有成就感的,同學也會很羨慕。”

說這番話的,是重慶市一名12歲的小女孩。她在用媽媽的手機玩網游時,迷上了看網絡直播,其間花了1.38萬元打賞主播。小女孩說,刷過禮物后,主播加她為好友,并跟她交流互動,還問她“你要做我的女徒弟嗎”?時間一長,小女孩刷的禮物越來越多。據了解,小女孩的母親目前在縣城打工,一個月的收入不到2000元。

花掉父母辛辛苦苦賺來的血汗錢來打賞主播的孩子著實不少。在廣東某服裝廠打工的彭先生夫妻倆省吃儉用,靠著縫牛仔褲,10年攢了16萬元。他們14歲的兒子小彭放暑假時進了一個網游玩家QQ群,被群好友拉去看女主播打游戲,短短兩個月時間就花掉了父母10年積攢下來的所有積蓄。

記者粗略統計發現,近年來,見諸報端的類似事件比比皆是。

河南省許昌市13歲男孩把父親用來治病的錢拿走了2.4萬元,打賞給了一名網絡主播;湖南省長沙市12歲女孩萍萍打賞網絡主播,花掉了家里3萬多元;上海的孫女士發現銀行卡里的25萬元血汗錢“消失干凈”,原來是13歲女兒打賞給了某男主播……

 

網絡主播作為當下一個新興職業,火爆程度驚人,造富能力不容小覷。圖/網絡

一些網絡主播自稱“很無奈”

記者在調查中發現,被媒體曝出來的只是打賞數額大或者比較典型的事件,還有許多類似事件未曾見諸報端。

在北京市朝陽區某公關公司工作的劉女士就被孩子“坑”過多次。

“有段時間,我經常覺得銀行卡里的余額不對,但是數字記得不是那么準確,我也就沒當回事,以為是自己記錯了。”劉女士說,直到有一次,她發現銀行卡里少了1000多元,她上網銀查消費記錄,才發現銀行卡里的錢被轉出不少。

“我想來想去自己沒有消費,所以就問了我9歲的兒子,因為他有時用我的手機玩游戲,我以為他是給游戲充值。”劉女士說,一問才知道,兒子不是給游戲充錢,而是給網絡主播送禮物了。“我氣得打了他幾下,現在禁用手機了。我粗略統計了一下,他前前后后花了幾千元”。

孩子怎么會知道支付密碼?劉女士說:“兒子告訴我,他看過我支付時輸入的密碼,就背了下來,6個數字很好記。”

王珍珍(化名)是在某直播平臺的簽約主播。她告訴記者,在直播時,主播看不到屏幕對方的人,只有觀看直播的人才可以看到主播,而且聊天一般是通過對話模式。所以,在網友打賞時,主播并不清楚對方是成年人還是未成年人,畢竟網絡上很多信息并不是完全真實的。而且打賞的錢也不會直接進入主播賬戶,一般是先打到公司賬戶,最后由公司和主播分錢。

王珍珍告訴記者,她聽說有一名主播的直播間里發生過未成年人打賞的事情,但金額不是很多。

王珍珍向記者講述了這件事:一個個人資料顯示15歲的用戶要求那名主播跳舞,但這名主播是聊天直播,所以不愿意跳舞。之后,這名用戶就一直給主播刷禮物,刷了三四千元人民幣的禮物。那名主播最后還是沒有跳舞,這名用戶之后也“消失”了。

“作為主播,我們真的不清楚是未成年人在刷禮物,有些家長甚至來直播間索要禮物錢,可是我們能分到手的也不多,而且禮物是被動接受,我們也沒有辦法拒絕。這類事一經曝光,主播經常受到非議,認為我們鼓動未成年人送禮物,其實我們挺冤枉的,也很無奈。”王珍珍說。

家庭教育缺失是主因

對于未成年人花巨資打賞主播的事件,劉女士直言:“此類打賞事件多次發生在未成年人身上,說明小孩子心智不太成熟。未成年人對金錢的概念還十分模糊,頭腦沒有金錢概念,他們不知道自己隨隨便便打賞就刷完了父母付出勞動得來的辛苦錢,且會被錯誤的消費觀念所扭曲,也會增加一些家庭的負擔。”

劉女士說,小孩子沒有認識到金錢的重要性,只會根據自己的喜好做事情,沒有金錢意識。

從事媒體行業的李先生一直熱衷一款網絡游戲,有時也會看這款游戲的網絡直播,偶爾給網絡主播刷點小禮物。他認為,網絡直播只要不涉及違法犯罪,不違背社會公序良俗,那么主播接受打賞和看直播的人打賞都是無可厚非的。

對于“熊孩子”花巨資打賞的行為,李先生直言:“‘熊孩子’看直播打賞,主要原因還是家長對自己信息的掌控程度不高。另外,作為監護人,一些家長沒有對無民事行為能力人或者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起到監護作用,沒有盡到教育義務。未成年人應該把學習作為自己的首要任務,而不是沉迷于網絡世界不能自拔。”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361游戲網】微信公眾號:i361games

361游戲網官方網站:http://www.kqxgk.icu

彩票平台开户送彩金 河北时时11选五开奖结果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号码一览表 飞艇计划4码 两个平台对打五码套利 四川时时是 海南飞鱼彩票开奖结果 云南11选五5中奖技巧 河南郑州22选五开奖结果 彩票开奖结果记录 陕西11选五开奖号码是